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大唐坑王_ 第八百四十一章 高人-

时间:2021-06-12 13:35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吉日小说大唐坑王 第八百四十一章 高人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后来吕老汉找到了徐大民:“我孙儿准备去参加乡试,请您把借我的钱还我。”

    徐大民不动声色笑道:“我正打算还钱付息呢,你把借据拿来吧。”

    吕老汉回去拿了借据,当面打开,却是白纸一张!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吕老汉当即傻了眼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徐大民强压狂喜,故作大度道:“吕老汉,你是贵人多忘事吧?我早就把钱还了。回去吧,我也不怪你讹人了!”

    吕老汉面红耳赤:“你根本没有还我钱!”

    徐大民不急不躁:“那你就拿出借据嘛!”

    两个人的争吵,引来了许多街坊邻居围观。

    有帮吕老汉说话的,说他为人忠厚,不会血口喷人。

    也有帮徐大民说话的,说索债要有借据,没有借据怎好付钱?

    吕老汉纵有天大的冤情,可他拿不出借据,那就只好眼睁睁让徐大民赖账。

    他捂着脸回去,一个人关了门饮泣。

    哭到半夜,趁着月黑风高,竟然在徐大民家院门口的树上上了吊……

    牛刀小试,大获成功,徐大民心中高兴,便去外边喝酒庆贺,一直到三更天,才跌跌撞撞地回来。

    到了自家门口,徐大民一头撞在吕老汉的尸体上,满肚子酒水都化作冷汗冒了出来:这个糟老丈子,白天与我吵架,夜晚在我家门口上吊,无论如何我都难脱干系!

    徐大民急得拿拳头砸脑袋,砸了半天,突然想起了一个高人,立刻转身向夜幕中跑去。

    这个高人正是沙清泉。

    沙清泉本是县丞,在曲城县呼风唤雨,说一不二。

    被卢小闲罢了官之后,他也没闲着,专门给人出主意。

    当然,他出的大多是馊主意。

    不过你还别说,他的生意还真的不错。

    徐大民半夜三更登门来求沙清泉了。

    徐大民喊开了沙清泉家的门,对着沙清泉倒头便拜:“沙县丞救我!”

    深夜来求,肯定是遇到了天大的难题。

    沙清泉示意徐大民站起来,给他让了座问道:“何事儿?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徐大民只说吕老汉穷急生赖,大白天拿着空白借据讹人没有得逞,夜晚又以死讹人。现在尸体还吊在自家的院门口,请问沙清泉该怎么办?并许诺事成付给沙清泉六十两银子。

    沙清泉  “哦”了一声,漫不经心道:“回去把尸体解下便是。”

    徐大民恍然大悟:是啊,是不该任那尸体吊在自家门口的树上。

    二话不说,起身就走,徐大民回去唤醒伙计王大柱,二人合力将吕老汉的尸体解下。

    可尸体解下后又该如何处理?

    是抬到吕老汉家里,还是扔到城墙外边?

    徐大民急出一头热汗也想不出个所以然,只好再去请教沙清泉。

    沙清泉依旧不紧不慢道:“再把尸体吊到树上!”

    徐大民这次学聪明了,接口问道:“吊上去以后再如何?”

    沙清泉还是漫不经心:“吊上去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见沙清泉胸有成竹,徐大民不好再问,只好赶快回去,依旧唤来王大柱,再把吕老汉的尸体重新吊在树上。

    顾不上喘口气,徐大民又一次来到沙家,气喘吁吁地问:“沙县丞,已经照你说的办了。这下一步……”

    沙清泉稳如泰山:“回去喝四两老酒,蒙头睡觉,待官府的人唤你,你便大呼冤枉。”

    徐大民不放心:“这样能行?”

    沙清泉斩钉截铁道:“依我之言,若是官府判你有罪,我替你坐牢;若是判你死刑,我替你抵命!”

    徐大民将信将疑地回到家里,酒是喝了,可哪里睡得着觉?只能忐忑不安地坐到天亮。

    天刚放亮,徐大民的院门前就一片喧嚷,吕老汉的孙子把门打得山响。徐大民装聋作哑,不让王大柱开门。直到官府的衙役传唤,徐大民才假装一脸倦意地走出来。

    直到仵作勘验后,徐大民这才明白沙清泉为何让自己折腾吕老汉的尸体,原来是为了制造两道勒痕,借以误导仵作,转移视线。

    一场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滔天大祸,被沙清泉用一个高招轻松化解,徐大民自然佩服得五体投地,觉得自己六十两银子花得值。

    吕老汉死了,而且那一笔债务由县丞王桥一锤定音彻底勾销,徐大民心中欢喜之下,再次去喝酒庆贺。

    直到夜幕四合,徐大民才蹒跚着走回来,他打算与娘子亲热一夜。

    徐大民之前的娘子多年不孕,被他休掉了。如今的娘子是后续的,年轻漂亮,徐大民多在外少在家,娘子难耐寂寞,竟然跟身强力壮的下人王大柱勾搭上了。

    这几日徐大民为了应对吕老汉的债务,天天守在家里,让那一对野鸳鸯无法偷情,煎熬得嘴角起泡。

    今日后晌徐大民刚一出门,娘子便把王大柱喊进了卧房。

    徐大民美滋滋地回到家中,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:娘子正与王大柱在床上苟合!

    两个人太过忘情,连徐大民回来都没有发觉。

    徐大民心知双拳难抵四手,便转身去院中找家伙。

    或许是心中窝火,喘息声太重,到底把野鸳鸯给惊醒了。

    王大柱自知理亏,胡乱穿了衣服,钻出房门越墙而逃。

    徐大民再进来之时,床上只剩下娘子一人。

    徐大民举棒便打,娘子尚未来得及喊叫便倒在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徐大民举着木棒满院子寻找王大柱,哪里还找得着?

    徐大民累得满头大汗,刚要坐下休息一会儿,突然打了个激灵:找不到王大柱可怎么办?

    大唐的法律他知道,夫有权捉奸杀奸,但是必须拿双,否则便以故意杀人论处。

    徐大民突然觉得自己就像昨日的吕老汉,明明吃了暗亏,却无法拿出证据为辩白。

    徐大民自然不会像吕老汉一般吃亏又上吊,他又想起了沙清泉,便趁着夜色再次去讨主意。

    此时,沙清泉正在屋里生闷气呢。

    沙清泉好不容易从徐大民那里赚了六十两银子,却不小心把银票丢了。

    好在被一个乡下小子捡到还了回来,也怪自己,拿了银票走人不就行了,偏偏要讹人家四十两银子,结果六十两银子白白打了水漂。

    至于卢小闲结案所说,丢失的银票官府会协同查找,一旦找到会通知自己来领取。那都是骗鬼的话,沙清泉心中很明白,这六十两银子肯定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沙清泉听徐大民讲了事情的经过,心中多少有了些安慰:虽说丢了六十两银子,这回又可以从徐大民身上赚回来了。

    沙清泉果然是做过县丞的人,漫不经心便又给徐大民支了一招:“你家不是住在西门城墙根儿吗?更深夜静之时,晚上留点心,只要有男人从你门前过,一刀宰了他,和你娘子的尸体放在一起,不就凑成一双了吗?”

    徐大民听罢如醍醐灌顶,胸中豁然开朗,这一招绝对能让自己化险为夷。

    徐大民转身便走,却被沙清泉叫住:“时间紧迫,你不可能三番五次过前来讨教,县令卢小闲可不是好糊弄的,我现在就教你如何应对官府的盘问,免得到时不能自圆其说!”

    沙清泉不愧是做过县丞的人,三言两语就说得徐大民五体投地,连连称是。

    徐大民回到家中,拎根木棒躲在了院门外的暗处,约摸三更天时分,还真等到了一个替死鬼。

    昏暗的月光下,看准的确是个男人,徐大民突然闪身从大树后面蹿出,当头一棒将其击倒,拖进了自家屋里。

    尔后,解开那人腰带,弄乱衣裳,作出行奸模样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卢小闲正与王桥说着前两天徐大民的案子,又有衙役禀告:“县令大人,西门城墙根又出命案了!”

    卢小闲还没来得及说话,那名衙役却露出一副奇怪的表情:“这徐家也不知是否撞了鬼,连出凶案!”

    “难道又是徐大民?”卢小闲和王桥异口同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!”

    卢小闲和王桥对视了一眼:这里面肯定有文章!

    卢小闲带着一干公事人等赶来了,徐大民家再次成为命案现场。

    现场一片狼藉,徐大民的娘子死在床上,奸夫倒毙在床下,满是通奸被杀的迹象。

    卢小闲让仵作和虔婆先对两具尸体进行勘验,自己则让衙役搬来一把椅子和一张桌子,把那院落当成临时的公堂,对徐大民进行例行讯问:“徐大民,把事情的经过一一道来。”

    命案经过报案时已经说过了,可卢小闲要问,徐大民只好再重复一遍:“昨天傍黑的时候,我从外边喝酒回来,听见屋里响动异常,我家娘子与与奸夫在床上苟合,喘息之声不绝于耳。我愤怒不已,就从院角找来一根木棒,然后用脚跺门。跺了半天,开门的正是那衣衫不整的奸夫,小人当头一捧将他击倒,又扑向床边打死了那个贱人。打死二人尤不解恨,再用木棒捣烂了那奸夫的下身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屋内勘验已毕。虔婆报告:徐大民娘子的伤在头顶,颅骨几近粉碎,且昨天确曾红杏出墙,与男人有过苟合。

    接着仵作报告:那男人伤在脑门,与徐大民所诉吻合;只是下身已毁,昨天是否与女人有过苟合却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